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来自公司上层的调教
来自公司上层的调教
早上妈妈九点二十到达了公司,郭总不在的时候妈妈来了便立刻投奔到了自
己的工作岗位,别看妈妈工作态度还是很认真的。

  过了一会妈妈部门的副主管陈姐(一个美熟女,

  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踩着高跟鞋走到妈妈办公桌前留下一个字条(中午十一点半

  公司十七楼楼梯间)。

  妈妈看完字条眉头轻皱了一下,随后把字条放进抽屉。

  中午午休的时候妈妈没来得及吃饭就直奔十七楼去了,因为陈姐是妈妈的直
系上司也是郭总的亲信,郭总临走前特意吩咐她在公司「照看」妈妈。

  「小向!在这里!」

  妈妈吓了一跳,寻这声音的发声处看过去才发现陈姐在往18楼的楼梯处,
对妈妈招着手。

  妈妈公司所在的这栋商业大楼总共18楼,每一层楼的的楼梯都是三段式的
阶梯陈姐现在的位置就在往18楼阶梯的中段处。

  陈姐上上下下的看了妈妈一眼,说道:「嗯!真的很性感!」

  接着,她手指向妈妈挑了挑。

  妈妈会意的将她的迷你窄裙往上拉起来,将阴户露出来在陈姐的面前然后将
两条肩带放下来,接着再将包裹着胸口的衣服往下一拉,两颗乳房立刻跳了出来。

  「好!很好!你越来越听话了,值得调教!你就维持这样,走到18楼的防
火门再走下来!」

  陈姐说道。

  「可……可是……万一有人……」

  妈妈紧张的说道。

  「放心啦!我们这里是顶楼了,没有人会走安全梯的,就算有人那才够刺激
啊!大不了给他看一下!这样你暴露才有代价嘛!」

  陈姐说道。

  不知怎么搞的,妈妈对陈姐的命令都无法抗拒,或许应该说她不敢也不想抗
拒于是,她小心翼翼的走上18楼,深怕高跟鞋碰出声音来然后又走回陈姐的身
边。

  「感觉怎样?」

  陈姐问。

  「有些……紧……张!」

  妈妈回答。

  妈妈的身体还微微的颤抖。

  「下面湿了吗?」

  陈姐问我。

  「好……像……有……」

  妈妈回答道。

  「你看!我没有说错吧!你有淫妇的本质!这样就会湿了!」

  陈姐说道。

  陈姐说完,伸手往我的下体摸下去。

  「你现在到你的车上,拿浣肠注射器和塞子到这里来。」

  不容妈妈分说,便赶着要妈妈立刻去拿。

  因为妈妈的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于是妈妈拉好衣服便回到办公室拿了钥匙,
搭乘电梯下去了。

  在电梯中,妈妈潮红的脸蛋也惹来了不少的注意眼神,不一会儿妈妈又回到
陈姐旁边。

  「现在起,我每天会喂你吃『午餐』,今天是……牛奶」

  陈姐边说边拿起一盒牛奶在妈妈面前晃呀晃的。

  原来他要用牛奶给妈妈浣肠。

  「可……可是等一下就要……开会了……」

  妈妈想分辩道。

  「就是开会前才要你『吃午餐』啊!不然,就变早餐了。」

  陈姐说道。

  于是,陈姐拿浣肠用的注射筒吸了两百CC的牛奶,要妈妈拉起裙子弯下腰
来然后她将注射筒的头对准妈妈的肛门塞了进去,慢慢的将两百CC的牛奶都推
到妈妈的直肠里了。

  「感觉如何?」

  她一边按摩妈妈的屁眼一边问。

  「嗯还好」

  妈妈说道。

  接着陈姐用那种类似图丁形状,前端膨大的塞子,塞住妈妈的屁眼。

  「好啦!开会快来不及了,你先走吧!」

  陈姐说道。

  于是,妈妈忍住从肛门传来的奇怪感觉,走回了办公室过了一会儿,陈姐才
慢慢的踱进来。

  下午一点开会的时候,只有妈妈最专心。

  因为其他的两位同事,眼睛一直的注意她的胸部。

  妈妈现在这套连身迷你窄裙是低胸设计的,而且它的质料是弹性的将妈妈的
胸部往内束紧,形成一条明显又诱人的乳沟加上两粒硬挺的乳头顶在这袭包不住
春色的布料上,难怪他们会不专心。

  妈妈除了要忍受他们的怪异眼神以外,还要忍耐从直肠传来越来越强的便意。

  而陈姐似乎是有意的,提出很多的问题,使得妈妈都不知要如何来回答了。

  终于,开完会了,妈妈迫不及待的赶到厕所,求陈姐拔出屁眼里的塞子一条
白色的液状物从肛门狂泄出来,后来就变成土黄色黏稠物刹那间,妈妈感到身体
与心理的压力都宣泄出来,顿时全身感到非常的舒畅。

  从此以后,『浣肠』几乎变成妈妈每天开会前的例行工作,而陈姐总是喜欢
称之为『吃早餐』。

  大部分的时候她都给妈妈灌牛奶,有时心血来潮也会换点别的,譬如果汁、
汽水或啤酒。

  尤其是汽水和啤酒最让妈妈受不了,因为冰冷的饮料经过体内的加温,不断
释放的气体在直肠内翻滚所带来的强烈便意是难以忍受的,妈妈曾经差点在同事
面前泄出来不得不中断会议,跑到厕所去排泄掉。

  陈姐真的是满脑子的怪点子。

  除了浣肠以外,有时,会塞玻璃珠进去妈妈的屁眼里,最多时还塞进大约有
二十颗这么多,让妈妈的屁股感觉好像要爆炸了一样。

  有时,陈姐拿出珠串,不过每颗珠子都比拇指大,然后一颗一颗的塞进妈妈
的屁眼里最后还会留两三颗露在外头,就这样让妈妈去工作。

  不定时也不定点的要我翘起屁股来给她检查,每检查一次陈姐就拉出一颗珠
子,直到妈妈的迷你裙快遮不住为止,这种感觉就像长一条尾巴一样走动时会晃
来晃去的。

  有时候,她会将拉出来的珠子,直接的塞入妈妈的阴道里,她说这样就不怕
裙子遮不住了。

  另外,陈姐还会拿晒衣夹来夹住妈妈阴唇,她说妈妈的阴唇较大可以夹很多
个,有时候妈妈夹了十个晒衣夹,两片阴唇各五个两排整齐的晒衣夹在妈妈的阴
道口成八字形分开,然后她要求妈妈去厕所给她舔下体。

  这都是郭总不在的时候留给陈姐调教妈妈的任务。

  妈妈已经很习惯被陈姐浣肠了,有时陈姐不帮妈妈浣肠时,陈姐一定会拿出
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来塞入妈妈的屁眼里让妈妈习惯于上班时屁股里塞着异物也
有时两种都来。

  接着调教妈妈的阴户,陈姐有时用震动着的电动阳具插入妈妈的阴道里,让
妈妈夹着它工作。

  有时,在妈妈的阴道和屁眼里各放一颗跳蚤蛋,工作时陈姐会不定时的来将
震动打开或关闭,常常搞得妈妈上班时淫水四溢,无法专心工作。

  有几次阴道里的跳蚤蛋掉出来,妈妈赶快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再塞回阴道里。

  有一次,陈姐买来两颗茶叶蛋,剥好以后,将它放入两个保险套内然后分别
塞入妈妈的阴道和屁眼里,让多余的保险套留在外头。

  因为还很热,烫得妈妈直跳脚。

  接着陈姐拿出一堆晒衣夹,除了夹满妈妈的阴唇以外,还夹满露在外头的保
险套甚至阴核都不放过,一共夹了三十个之多然后要妈妈这样下体夹着一堆的夹
子回去工作。

  而妈妈一方面怕夹子掉下来,另一方面又不能脚开开的走路,不得已之下妈
妈只好将夹住保险套的夹子尽量的拨到大腿后面,然后慢走回办公室。

  据陈姐后来说,妈妈每跨一步,那伸缩材质的窄裙就被夹子挤得突出一团疙
瘩,从后面看起是怪异当时,还有几位的同事看到还议论纷纷的,听得妈妈双颊
绯红。

  等到中午用餐时间,陈姐等大部分的同事都出去用餐时,就要妈妈待在办公
室内取出茶叶蛋当午餐吃掉。

  陈姐有时会要妈妈和陈姐到18楼往天台的楼梯末端,先帮妈妈浣肠接着开
动一大一小的电动阳具插入妈妈的阴道与屁眼里(此时妈妈的肛门对便意的承受
力比以前大得多了),过了一会儿当陈姐想尿尿时,一开始会先尿在预先准备的
罐子里,等尿注的力道变小时就要妈妈用嘴巴去接,不但全数喝下,还得帮陈姐
把阴部再舔乾净舔完以后,再将罐子里的尿喝掉。

  妈妈因为下体被陈姐弄得很爽,情欲难耐,所以也不是很排斥喝陈姐的尿反
而有一种强烈的被征服感。

  后来,即使不藉由陈姐玩弄妈妈的下体来挑起妈妈的欲念,妈妈也愿意去喝
陈姐的尿。

  陈姐为了让妈妈习惯于喝尿,甚至喜欢上喝尿,有时会在妈妈上班的时候用
饮料罐子装着陈姐的尿液,然后趁机放在妈妈的桌上要妈妈喝掉。

  有时和陈姐一起出去用餐时,陈姐会半途跑去尿尿,然后用杯子或其陈姐容
器装着陈姐的尿要妈妈当做饮料喝下去。

  刚开始时,妈妈会去喝陈姐的尿,全凭一股受虐的淫欲心理,可是渐渐的喝
习惯后也不觉得尿是很难喝的。

  有的时候,陈姐解不出尿来,就会要求妈妈喝自己的尿。

  陈姐会在楼梯间尽头处的平台上放一个塑胶杯子,要妈妈在尿在杯子里妈妈
常常都撒得到处都是尿,然后陈姐叫妈妈将杯子里的尿液喝掉。

  偶而,陈姐会命令妈妈到阳台上去尿尿,陈姐说办公大楼很高没有人会看见
的,而陈姐自己则守在楼梯间通往阳台的门口帮妈妈把风,顺便监视着妈妈尿尿、
喝尿。

  妈妈发现处在这种担心害怕被人看见的情绪里,陈姐就是妈妈心里头唯一的
靠山妈妈依赖陈姐,同时也服从陈姐取悦陈姐更是妈妈所愿的。

  陈姐也称赞妈妈最近表现得越来越好,陈姐说妈妈的适应力很强,潜能慢慢
的激发出来了。

  后来,陈姐说要训练妈妈的勇气。

  首先,陈姐会要求妈妈拉起裙子,露出夹满夹子或插着电动阳具的下体,如
果妈妈穿的衣服方便露出乳房的陈姐也会在妈妈的乳头上夹上个夹子。

  然后要妈妈从17楼的安全梯走到15楼再走上来,等妈妈习惯了就一楼一
楼的加。

  妈妈发现在十楼以下,时时都有被撞见的危险。

  因为不知怎么搞的,9楼的防火门常常是打开的。

  有一次,当妈妈走到10楼要往9楼时,撞见一个女孩背靠着墙壁在抽烟,
妈妈吓了一跳急忙拉下裙子,可是来不及拉起上衣,那女孩惊讶的看着妈妈妈妈
也立刻转身往上跑,后来陈姐并没有追来,可是妈妈已经吓出一身的冷汗。

  其实,这并不是妈妈第一次撞见人。

  一般若有人在楼梯间里,多少都会发出一点声音,密闭的楼梯间回音很大当
妈妈听到声音的时候,都还来得及遮掩自己而妈妈也会小心的先探探再走,三段
式的楼梯只要探个头就很容易发现底下或上面有没有人。

  可是那天,一方面自己大意,另一方面那女孩静悄悄的没发出半点声响来,
才会被看到妈妈的丑态。

  最令妈妈感到害怕的训练方式,就是要妈妈在大楼的楼梯间脱光光的爬楼梯
了。

  妈妈往往吓得全身发抖,身体快要虚脱,好像经历一次的性高潮一样。

  记得那天天气较冷,妈妈穿了一件长度约膝上十几二十公分的披风型的薄大
衣,陈姐要妈妈脱掉大衣等陈姐帮妈妈浣肠以后,让妈妈脱掉全身的衣服只留下
吊带袜,然后再穿上大衣。

  而陈姐只是象徵性的在妈妈的乳头和阴唇夹上几个晒夹子,然后陪妈妈从1
7楼走到10楼接着陈姐脱掉妈妈的大衣,让妈妈光熘熘站在10楼告诉妈妈说
一分钟后才可往上爬,而且不可用跑的。

  说完后,陈姐拿着妈妈的衣服与大衣,就自顾自的爬上楼去了。

  后来,陈姐用这种方式,陆陆续续的训练妈妈好几遍,有的时候要求妈妈在
到阳台上将浣肠的液体拉出来才让妈妈穿上大衣,不但不让妈妈擦屁股还没收妈
妈的衣服,只让妈妈穿着一件大衣工作一整天。

  这种大衣的钮扣只有三颗,下面只扣到阴部附近,而上面那颗的位置约在乳
下十公分胸前开的襟几乎快遮掩不住乳房,假如坐下来或大步走动妈妈的阴部都
会露出来。

  照理讲妈妈应该会很担心曝光才对,可是妈妈却没有想像中的那样战战兢兢。

  一方面比起裸体爬楼梯这算小儿科的,另一方面感觉有衣物遮体,就比较不
觉得羞耻了。

  陈姐这几个月的调教,好像使妈妈的羞耻心变得越来越麻木了。

  虽然妈妈还是害怕裸体,担心被看到妈妈的变态行为,可是对于『走光』妈
妈却不再感到羞耻了,反而喜欢上让别人看到妈妈『走光』的那种感觉,而且还
会使妈妈兴奋。

  陈姐有时会要求妈妈故意弯腰找资料,弯腰时腿是挺直的或是张开的,于是
妈妈的超短迷你窄裙便会被引上来隐约的露出妈妈的下体。

  难道,妈妈真的像陈姐所说的,妈妈的潜意识里是荡妇的本质吗?妈妈仍然
每天接受陈姐的变态调教,但是那种刺激感却不再那么的强烈尤其是在妈妈部门
的小办公室内,妈妈几乎不再感受到那种羞耻感所带来的性刺激。

  这一切的变化,陈姐似乎早意料到了,陈姐反而说妈妈进步了,可以进行下
一阶段的调教工作。

  这一天,星期一,照例是进行公司里的主管月会。

  冗长的发言占去了大部分的时间,一整个早上都是报告、分析与企画桉的研
讨。

  然而妈妈却如坐针毡般的不安,因为早上陈姐给妈妈加倍的浣肠液,陈姐说
怕妈妈开会的时候忍不住会泄出来,于是用一个长条形的塞子塞住妈妈的屁眼。

  陈姐还说为了防止妈妈兴奋过度,淫水流得满地,会不好看拿了三个办公用
的铁夹子,将妈妈两片大阴唇紧紧的夹在一起。

  不知那个部门的主管,似乎永无休止的念着陈姐的报告,可是妈妈强忍着便
意与阴户传来一阵阵的疼痛只盼望会议能够尽早结束。

  好不容易盼到十一点多时,终于散会了。

  妈妈飞快的先到盥洗室,将直肠里的东西都排泄出来,并且将三个铁夹子取
下来……

  这一天上班,妈妈心情十分忐忑,因为王经理宣称要在郭总回来之前检查一
下陈姐的调教成果,终于傍晚下班了陈姐和王经理相约在王经理的公寓,陈姐牵
着妈妈进了公寓门。

  一进到王经理的公寓内时,王经理噼头就说:「全部脱光!」

  「嗯!……」

  妈妈毫不犹豫的就开始脱衣。

  王经理这时却制止妈妈的动作。

  「你应该怎么回答啊?」

  妈妈愣了一下,马上会意过来。

  「是!主人!」

  「嗯!这样才对!脱吧!」

  这阵子,经过调教妈妈学会了许多做为她的性奴隶所必备的『基本动作』。

  当妈妈将身上的衣服都褪下来后,妈妈自动的跪在地上,蹶起屁股用双手拨
开阴户,说道:「请主人检查!」

  「再抬高一点!」

  妈妈努力的将屁股再往上顶。

  王经理抬起他的脚,用脚拇指拨开妈妈的阴唇。

  「爬过来!」

  妈妈听话的爬到王经理的身边。

  「来!喂你吃早餐!」

  王经理掏出他的阳具,对着他早已准备好的盆子尿尿尿完以后,握着他的阳
具对妈妈说道:「来!给你尝尝!」

  妈妈毫不犹豫的便将他的阳具含进嘴里,努力的将他龟头上的残尿吮的一乾
二净。

  「味道如何?」

  「很好,主人!」

  「嗯!果然是天生的狗奴隶。

  喏!那是你的早餐。「

  王经理指着盆中的尿液说道。

  妈妈低下头,嘴巴就着盆口,像狗一样打算将尿水啜上来。

  「等等!!那是要喂你下面的洞的。」

  王经理阻止妈妈。

  接着他丢了一组注射器给妈妈,说道:「你自己动手吧!」

  于是,妈妈拾起注射器将盆中的尿水全数吸起来,足足有400多CC。

  然后吃力的将注射器的前端插入妈妈那崛起的屁眼里,缓缓的将里头的尿水
压进妈妈的直肠内。

  「做得很好!这些不要浪费了,舔乾净!」

  王经理将盆子踢到妈妈的面前。

  当妈妈舔着盆中的残尿的同时,王经理取出另一个容器,拿出一瓶药水或着
清水搅匀后对妈妈说道:「这些也都打进去!」

  妈妈也照作了。

  然后,跪在那里等待下一个指示。

  首先,他们先给妈妈带上狗项圈。

  然后用一条绳子穿过项圈上的铁环,自胸前经过阴户、屁股沟绕到后背,再
穿过项圈位在颈后的铁环拉紧后,打一个结,形成一条主干。

  接着,拿出两条绳子分别在妈妈的胸前紧紧的绕了好几圈,剩余的绳子汇集
在妈妈的胸前绕过主绳后,将妈妈胸前上下两股绳子拉紧,在两乳中间胡乱的打
了一个大结。

  妈妈乳房的基部由于被这两股绳子强力的挤压下,扭曲变形的往前凸了出来
本来已经有点硬挺的乳头,这时因为充血而显得更加突出。

  当他们绑好妈妈的乳房后,就将妈妈放倒,弯曲妈妈的膝盖用绳子紧紧的将
妈妈的小腿及大腿束缚在一起,并且将妈妈的手腕双双绑在曲起来的腿上。

  绑着手腕的绳子还遗留下一大截,于是他们将其中一截固定在房间里的一根
柱子上,另一截则绑在反方向的一张桌脚上。

  这时的妈妈,全身被捆绑,仰躺在地上,曲着的双腿大大的被绳子拉开整个
阴户清楚的暴露在他们的视线下,令妈妈感到相当的羞耻。

  陈姐笑嘻嘻的看着妈妈,犹如在看着一幅她自己的杰作一般。

  陈姐转头看着妈妈,收敛起她的笑容,对妈妈说:「你做为一个奴隶必须熟
悉主人的味道,知不知道?」

  「是!女王!」

  陈姐说完后就开始脱衣服。

  不一会儿,她就将全身脱得光熘熘的,接着她又穿回她的长筒马靴。

  直到此刻,妈妈才真正看到陈姐的裸体,而且能够仔细的去打量她。

  陈姐是属于娇小的体型,相当细的腰身衬托起她不算大的乳房,使得她的胸
部显得刚刚好。

  她的腿本来应该不算特别长的,但是那双高根的马靴却使得她的腿看起来相
当的修长(难怪她要再将马靴穿回去)。

  为妈妈是躺着的缘故,所以看得到陈姐下体光洁无毛的裂缝中,稍微露出两
片小小的阴唇里面隐隐的透露出粉红的色泽,只有在阴阜上长着稀稀疏疏的几根
毛。

  想必陈姐的阴户是属于漂亮的那一类型。

  没想到正当妈妈端详着她的身体时,陈姐突然背向着妈妈,跨到妈妈的脸上
一股辛辣刺激的尿液泄了出来,喷得妈妈满脸尿水、呼吸困难。

  正当妈妈好不容易的喘过气来时,陈姐将她的阴户凑到妈妈的嘴巴上,然后
命令妈妈道:「舔乾净!」

  妈妈由于全身被绑紧动弹不得不得已之下,只好伸出舌头舔着陈姐美丽却骚
臭的阴户。

  妈妈原本以为陈姐只是示威性的要妈妈舔她的阴户,没想到她却毫无要起身
的意愿而且渐渐的开始轻摇她的屁股来迎合妈妈舌头的动作。

  经过了不久,妈妈嘴巴尝到的不再是尿臭味,而是自陈姐阴道里头流出来带
有一点咸腥的淫水味道。

  就连王经理也感到好奇的靠过来,不发一语的看着陈姐享受的模样,并且指
导妈妈轮流舔着陈姐的屁眼和阴户。

  妈妈脑中闪过一种抗拒同性的念头,但是,情绪上妈妈并不排斥现在的这种
行为反而觉得很刺激。

  再加上手脚被绑,也抗拒不了,所以还是依照王经理的指示,将舌头伸到陈
姐的屁眼上。

  当妈妈的舌头刚碰到陈姐的屁眼时,陈姐身体勐然的抖了一下。

  但是,很快的陈姐就主动的挪移她的屁股,方便让妈妈轮流去舔她的前后洞
了。

  从陈姐的肢体脉动中,妈妈感受到她正享受着妈妈的舌头为她带来的刺激,
不知不觉中她的手竟然在妈妈的阴户上抚摸起来了,并且将陷入妈妈阴户里的绳
子拉开一点接着将她的手指插进妈妈的阴道里。

  受到陈姐这种举动的鼓舞,妈妈竟然也更卖力的舔着她的下体,并且尝试着
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头。

  突然间,陈姐『嘤』的一声叫了出来,妈妈感受到她的下体又颤动了一下。   原来,陈姐本来是闭着眼睛享受着妈妈对她的口交,并且不自觉的呻吟着。

  陈姐狠心的将蜡烛油滴在妈妈的乳房上。

  「啊!好烫……女王……求求你……不要……」

  但是陈姐并不理会妈妈的哀求,反而让红色的蜡不断的滴落在妈妈的乳头上
最后整个覆盖住妈妈的乳头及乳晕。

  然而,她还不放过妈妈,继续用蜡封住妈妈的肚膌,接着将一颗开启震动的
电动跳蚤蛋塞进妈妈的阴道里要王经理将妈妈的屁股抬高拿起阴茎形状的皮鞭握
炳,勐力的塞入妈妈的屁眼里而且整根没入,只留下鞭尾露在屁股外面。

  由于妈妈的屁眼没有经过适应及润滑,当鞭头插进来时,痛得妈妈哇哇大叫。

  陈姐见状后,乾脆拿起她脱下来的内裤,塞入妈妈的嘴巴里面。

  并且拿了两个枕头垫在妈妈的屁股下面,使妈妈的阴户保持向上仰起的姿势
然后便将灼热的蜡油往妈妈的阴户里倒。

  当蜡油碰到妈妈阴户里的嫩肉时,一股强烈的刺痛从下体传到妈妈的大脑,
痛得妈妈几乎晕过去嘴巴里传出低沉的『呜呜』声,下体也不自主的颤抖起来。

  陈姐一边滴着蜡一边骂道:「你这个淫荡、不要脸的贱女人!你喜欢勾引男
人是不是!?妈妈偏偏要把你的洞封起来,看你用什么东西去满足男人!?」

  在陈姐的辱骂声中妈妈的阴户被冷却后凝结的蜡厚厚的封起来埋在里头的电
动跳蚤,仍持续的刺激着妈妈的阴道壁陈姐却仍然继续的尝试用蜡要将妈妈的屁
眼也封起来。

  妈妈的大脑经过刚刚持续的疼痛的刺激,此刻妈妈的意识已经模模煳煳的对
于屁眼上不断滴下来的热蜡,感觉上就不怎么的疼痛了。

  「好了!够了!」

  王经理阻止她。

  「好什么?你舍不得是不是?」

  「你说到哪里去了?是怕你弄出事来!」

  「会有什么事?她应该很爽的,不是吗?」

  「你一下子就用这么激烈的方式万一她承受不了怎么办?」

  王经理替妈妈说了几句好话,陈姐这才作罢之后的玩弄轻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