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奇怪的女人们
奇怪的女人们
在游乐场里玩了一整天的时间,直到傍晚的时候,众人才走出了游乐场,只
不过两名美女的脸上依然写满了不舍,显然玩乐的诱惑对于她们两个小女生来说
实在不小。

  在陈健强的带领下,众人一起在附近找了一家还算不错的餐馆吃了晚饭,这
才乘车返回了陈健强的住处,结束了第一天的旅程。

  陈健强自大学毕业以后就一直在QD市打拼,到如今也有不少年头了,基本
上可以确定的是,他今后会在这里彻底定居下来,毕竟如今他在游乐场里,好歹
也算是混上了一个小领班的职位,独自一人在这座陌生的大城市里走到这一步,
已经实属不易。

  因此,这两年陈健强也没有多么亏待自己,除了从先前租住的合租房里搬出
来,换成了如今一人租住两室一厅的房子以外,他更是在租住的房子里置办了不
少的家具,一副完全把这里当作自己今后的家的状态。

  回到房子以后,众人在客厅里闲聊休息了片刻,到了差不多九点多钟的时候,
大家便相继起身,去洗手间里洗漱,准备睡觉了。

  「舅舅,还是我睡客厅的沙发上吧,让晴晴和小夕睡在一个房间里,你和叶
轩睡一个房间吧。」

  洗漱过后,陈志看着自己的舅舅让出了两个房间给他们两对小情侣,而陈健
强本人却抱出了被褥要睡在沙发上,陈志的心里,一时有些过意不去。

  「不用不用,我睡沙发上就行,这沙发这么软,和床没什么两样的,平时我
也经常熬夜看电视睡在这里,没关系的,你们不用管我,赶紧回房间陪各自的小
女友暖被窝去吧,哈哈哈。」

  听到陈健强说出这么露骨的话,此时站在陈志和叶轩身后,身上穿着睡裙的
两名美女,顿时一阵羞涩,刚刚出浴的小脸上更是一片迷人的绯红,低下头不好
意思再去看作为长辈的陈健强。

  陈健强看向两名美女的眼神里,更是暗藏着欲火,特别是小夕身上的白色吊
带睡裙,虽然里面明显还穿着一套黑色内衣,但正是这样若隐若现的半透明感,
以及堪堪遮挡到大腿根部的睡裙下摆,已经足以让陈健强的脑海里产生无限的幻
想。

  最终,陈志和叶轩也没能拗的过陈健强,被陈健强纷纷赶回了房间里,没有
再继续争执下去。

  叶轩和小夕两人半躺在房间里的床上,小夕的小脑袋紧紧依靠在叶轩的肩膀
上,身上的白色吊带睡裙里面,胸前一对再明显不过的激凸,表明了她此时已经

脱掉了里面的乳罩,至于身下的两腿之间,更是无比清晰的一片芳草。

  经过了一天的玩乐,两人都感觉身体有些乏了,特别是叶轩白天在游乐场里
的时候,还在纪晴身上出了不少力气。

  「阿轩,我们一会儿要不要……要不要那个呀?」小夕红着脸,口中说出来
的话,几乎轻不可闻。

  虽然在游乐场里的时候,小夕也和陈志偷欢了一场,但她毕竟只需要默默承
受着,并没有出多少力气,加之现在躺在叶轩的怀里,心中一想到自己白天刚给
叶轩戴了绿帽子,而叶轩却对此毫不知情,此时还和她恩爱的抱在一起,她便感
觉到自己的骚穴里奇痒无比,分泌出大量的淫液,十分想要被一根大肉棒来满足。

  「还是不要了吧,小夕,今天你也玩的挺累的了,而且这还是在陈志他舅舅
的家里,影响也不太好,是吧,所以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好吗?」

  叶轩嘴上说着在为小夕着想的话,拒绝了小夕的求欢,而实际上在他的心里,
又何尝不想在身边的美女女朋友身上狠狠玩弄一番呢?

  可是今天一天的劳累,加上他本身其实还有着轻微的养生意识,不愿在任何
时刻把自己的身体搞到太过虚弱,这一点是他的哥哥叶玄在多年前给他灌输的思
想,包括他略懂皮毛的一些三脚猫功夫,也都是从叶玄那里学来的。

  如此一来,他便打消了今晚和小夕做爱的念头,想要好好休息上一晚,以便
能够有充足的体力,可以继续接下来的几天旅程。

  「哦,那好吧,其实我也累了的,只是担心阿轩你会想要,嘻嘻,既然你想
要休息了,那我们就早点睡觉吧。」

  小夕听到叶轩的回答,心里不由的一阵失落,但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丝毫异
样,同时嘴上还在说着言不由衷的回答。

  几分钟后,两人的房间里关上了灯,没过一会儿,叶轩沉稳的呼吸声就传进
了小夕的耳朵里。

  阿轩他居然还是这么快就睡着了,难道他的心里就真的一点都不想和我做那
个事吗?唉……算了,可能他今天也确实累了,我还是也早点休息吧。

  虽然心中是这样想的,可是两腿间传来的奇痒感觉,却让小夕根本无法安心
入睡,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难以入眠,偏偏在这个时候,隔壁的房间里,突然
传来纪晴的一声低吟。

  「啊……不要……轻点儿阿志……」

  不用想也知道,隔壁的陈志和纪晴那边,肯定正在进行着让人无比向往的男
欢女爱,这可真是要了小夕的命。

  「啊……阿志……你的……你的东西太大了……哦……人家受不了了……会
叫出来的……啊……插到人家心里了……啊……」

  「啪啪啪啪啪!」

  淫荡的叫床声,淫靡的肉体撞击声,从仅有一墙之隔的隔壁房间里不断传来,
小夕已经饥渴难忍,将自己的右手伸到了两腿之间,轻轻揉搓着那处早已湿滑无
比的肉蕾,以缓解心中的欲火所带来的燥热。

  然而,如今已经不再是处女的小夕,尝过了男人的肉棒给自己带来的前所未
有的满足,又岂是自己的手指能够相提并论的呢?一时间,小夕只感觉自己的全
身都在发烫,仿佛就快要死掉了一样。

  与此同时,在这仍然有些燥热的初秋夜晚里,此刻正陷入内心与身体上双重
煎熬的,除了小夕以外,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便是正躺在客厅沙发上的陈健强。

  陈志这个臭小子,让他回去抱着女朋友暖被窝,他还真是听话啊,居然完全
不顾忌我这个单身寂寞的舅舅还一个人睡在外面呢啊!真是活该他被晴晴那个骚
丫头戴了绿帽子!

脱掉了里面的乳罩,至于身下的两腿之间,更是无比清晰的一片芳草。

  经过了一天的玩乐,两人都感觉身体有些乏了,特别是叶轩白天在游乐场里
的时候,还在纪晴身上出了不少力气。

  「阿轩,我们一会儿要不要……要不要那个呀?」小夕红着脸,口中说出来
的话,几乎轻不可闻。

  虽然在游乐场里的时候,小夕也和陈志偷欢了一场,但她毕竟只需要默默承
受着,并没有出多少力气,加之现在躺在叶轩的怀里,心中一想到自己白天刚给
叶轩戴了绿帽子,而叶轩却对此毫不知情,此时还和她恩爱的抱在一起,她便感
觉到自己的骚穴里奇痒无比,分泌出大量的淫液,十分想要被一根大肉棒来满足。

  「还是不要了吧,小夕,今天你也玩的挺累的了,而且这还是在陈志他舅舅
的家里,影响也不太好,是吧,所以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好吗?」

  叶轩嘴上说着在为小夕着想的话,拒绝了小夕的求欢,而实际上在他的心里,
又何尝不想在身边的美女女朋友身上狠狠玩弄一番呢?

  可是今天一天的劳累,加上他本身其实还有着轻微的养生意识,不愿在任何
时刻把自己的身体搞到太过虚弱,这一点是他的哥哥叶玄在多年前给他灌输的思
想,包括他略懂皮毛的一些三脚猫功夫,也都是从叶玄那里学来的。

  如此一来,他便打消了今晚和小夕做爱的念头,想要好好休息上一晚,以便
能够有充足的体力,可以继续接下来的几天旅程。

  「哦,那好吧,其实我也累了的,只是担心阿轩你会想要,嘻嘻,既然你想
要休息了,那我们就早点睡觉吧。」

  小夕听到叶轩的回答,心里不由的一阵失落,但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丝毫异
样,同时嘴上还在说着言不由衷的回答。

  几分钟后,两人的房间里关上了灯,没过一会儿,叶轩沉稳的呼吸声就传进
了小夕的耳朵里。

  阿轩他居然还是这么快就睡着了,难道他的心里就真的一点都不想和我做那
个事吗?唉……算了,可能他今天也确实累了,我还是也早点休息吧。

  虽然心中是这样想的,可是两腿间传来的奇痒感觉,却让小夕根本无法安心
入睡,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难以入眠,偏偏在这个时候,隔壁的房间里,突然
传来纪晴的一声低吟。

  「啊……不要……轻点儿阿志……」

  不用想也知道,隔壁的陈志和纪晴那边,肯定正在进行着让人无比向往的男
欢女爱,这可真是要了小夕的命。

  「啊……阿志……你的……你的东西太大了……哦……人家受不了了……会
叫出来的……啊……插到人家心里了……啊……」

  「啪啪啪啪啪!」

  淫荡的叫床声,淫靡的肉体撞击声,从仅有一墙之隔的隔壁房间里不断传来,
小夕已经饥渴难忍,将自己的右手伸到了两腿之间,轻轻揉搓着那处早已湿滑无
比的肉蕾,以缓解心中的欲火所带来的燥热。

  然而,如今已经不再是处女的小夕,尝过了男人的肉棒给自己带来的前所未
有的满足,又岂是自己的手指能够相提并论的呢?一时间,小夕只感觉自己的全
身都在发烫,仿佛就快要死掉了一样。

  与此同时,在这仍然有些燥热的初秋夜晚里,此刻正陷入内心与身体上双重
煎熬的,除了小夕以外,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便是正躺在客厅沙发上的陈健强。

  陈志这个臭小子,让他回去抱着女朋友暖被窝,他还真是听话啊,居然完全
不顾忌我这个单身寂寞的舅舅还一个人睡在外面呢啊!真是活该他被晴晴那个骚
丫头戴了绿帽子!

  陈健强的心里,愤愤的想着,同时已经忍不住下体的坚硬,将肉棒从身上仅
穿着的内裤里拿了出来,在昏暗的客厅里,轻轻的上下套弄着。

  不知道晴晴那个小骚货,到底能不能让我尝到她的味道呢?无论如何,之后
自己都要利用手中的把柄试一试,相信成功的几率应该还是很大的吧,毕竟晴晴
应该也不会希望陈志知道她和叶轩那小子偷情的事情吧。

  「咔嚓!」

  正在陈健强心中做着打算的时候,自己对面房间的房门,突然发出一声轻响,
吓的他赶紧把肉棒塞回到内裤里,连身上的薄毯都没有来得及盖上,便闭上了眼
睛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打开房门的,正是已经陷入了欲海里无法自拔的小夕,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
走出房间的目的是什么,但她确实已经无法忍受身心上的那股煎熬,此刻,她心
里只想要离着那处发出欢爱声源的房门近一些,再近一些,仿佛这样就能够减轻
她身心上的饥渴一样。

  轻轻地打开房门,小夕先是探着脑袋,借着从客厅窗外照进来的昏暗光线,
向客厅里看了看,发现陈健强躺在沙发上没有醒着的迹象,她这才大着胆子走了
出来,同时把身后的房门慢慢关上。

  「舅舅,你睡着了吗舅舅?」

  脚步轻盈,内心紧张的向着另一扇房门走去的同时,在经过陈健强身边的时
候,小夕轻声叫了陈健强两声,心中却是忐忑不安,生怕陈健强真的会应声醒来。

  好在此时在陈健强心里,正在好奇这个看上去比晴晴要内向,但却比晴晴还
要清纯漂亮上一些的美女,为什么突然摸着黑从房间里鬼鬼祟祟的走出来了呢?

  于是他暂时没有答话,故意装睡,准备暗中观察一下小夕接下来的举动。

  小夕见陈健强并没有半点回应,呼吸听上去也很是沉稳,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暗怪自己太过不小心的同时,脚下却没有丝毫要回头的意思,准备继续向隔壁的
房门走去。

  回过身的那一瞬间,小夕的眼角余光瞥到了陈健强的下身位置,刚欲踏出去
的脚步,在那一刻顿了一下,紧接着瞪着一双惊讶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再次看
向了沙发上的陈健强,只不过这一次,她的目光是完全看向了陈健强裹在内裤中
的下体。

  借着窗外的灯光,小夕清楚地看到,在陈健强的两腿之间,坚挺的肉棒将内
裤高高顶起,支起了一个相当大的帐篷,这对于此时的小夕来说,无疑是一个非
常大的诱惑,以至于她呆愣愣地站在原地,心情复杂的好一会儿都没有动作。

  怎么办,那根肉棒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两米远的地方,而且舅舅他应该已经睡
着了,可是,既然睡着了,他的肉棒又怎么会硬起来呢?难道是因为晴晴发出的
叫床声的缘故,导致舅舅他此时正在做春梦吗?

  小夕的心中胡思乱想着,同时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甚至就连思维能力都已
经有些迟钝,完全没有考虑到陈健强此刻其实正在装睡。

  躺在沙发上的陈健强,这个时候同样不怎么好受,他能够感觉到,不知出于
什么原因,那名叫小夕的美女,突然站在自己的对面一动不动了,而且没有半点
声音发出来,此时除了陈志和纪晴房间里发出来的叫床声以外,整个客厅里静的
只剩下了两个人的呼吸声。

  「啊……阿志……你真的……好大哦……人家……人家要不行了……要被你
弄死了啦……」房间里晴晴的叫床声,仍在继续。

  终于,两分钟之后,小夕还是依依不舍的转头,迈开脚步,向着陈志他们的
房门前走去,这也让神经紧张的陈健强总算放松下来,但同时又在心中产生了一 个疑问:这个小美女她到底要干什么,难道她要去陈志的房间里,和晴晴一起让
陈志玩双飞吗?

  心中带着这样的疑惑,陈健强已经偷偷睁开眼睛,看着小夕一步一步慢慢靠
近了陈志和晴晴的房门,最后却在房门前停了下来,然后,让陈健强更加没有想
到的一幕出现在他眼前。

  只见小夕的左手扶在门旁的墙壁上,小脑袋轻轻贴在门上,右手则是伸进了
自己睡裙的下摆,一双修长的美腿微微弯曲夹紧,俨然一副正在偷听自慰的淫荡
模样。

  我的天,这个外表看上去如此清纯的小美女,居然有这种癖好吗?现在的年
轻人未免也太过开放了吧!而且她好像已经把睡裙里面的内衣裤全都脱掉了啊,
难道在这种情况下,那个叫叶轩的小子都能够忍的住不操她吗?

  对了,那小子白天的时候应该已经被晴晴那个骚丫头给榨干了吧,如此说来,
难道这个小美女是被陈志房间里的动静给搞的欲火焚身却没人能够满足她了吗?

  想到这里,陈健强的心里越发激动起来,下身的肉棒更是硬的厉害,仅仅是
看着小夕的背影就已经让他兴奋的不行,但一时之间他却也没敢有什么动作,心
中还在暗自揣测着小夕的心理,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冒险做些什么。

  「晴晴,舒不舒服,爽不爽,回答我啊晴晴!」

  「噢……好舒服……好舒服啊阿志……快……再快点啊……人家要爽死了…

  …要到了……人家快要到了啊……「

  房间里的陈志和纪晴,自然并不知道在他们激情欢爱的时候,外面的客厅里
却有两个人因为他们的行为而陷入了身心的煎熬,所以他们仍然在彼此身上尽情
索取着,做着最原始的活塞运动,即将达到最后的高潮。

  「啊!我也要射了,射进你的逼里好不好啊,骚老婆!」

  「好……啊啊啊……好啊……射进来……快射进来吧老公……人家要老公的
精液……人家好爱你啊老公……啊……不行了老公……人家到了啊……」

  「啊!」

  终于,在陈志的一声大吼之后,房间里总算回归了平静,只不过仍然站在房
门外的小夕,却迟迟不愿离开。

  「晴晴,我去洗手间洗一下,你要不要一起去呀?」

  「不了老公,人家好累,好想睡觉哦……你用纸巾帮人家擦一下吧好吗?人
家不想下去了。」

  房间里的两个人,在结束之后的对话声音并不大,所以门外的小夕并没有听
到这几句话,依然用左手扶着墙,右手伸在双腿间自慰着